【壯麗70年】國家電網報:在這片紅色土地上:電力為經濟發展注入強勁動力

發布日期: 2019-08-16 信息來源: 國家電網報社 融媒體中心

 

 

        1935年7月,記者范長江從四川出發進入甘肅,然后過青海、內蒙古、陜西。沿路的風土人情記載在他那本最出名的《中國的西北角》中。范長江曾提及當年西北采訪主要有兩個目的:一是研究紅軍北上以后中國的動向,二是力圖比較深入地了解即將成為抗戰大后方的中國西北地區的歷史和現狀。

  

        80多年過去,2019年7月,我們來到甘肅,來到當年紅軍長征經過的地方,去探訪經濟社會發展狀況,感受電力發展為這片紅色土地帶來的新氣象。

  

        尕秀村:紅火牧家樂屋頂的光伏板

  

        汽車行駛在甘南,滿目都是斑斕的色彩。藍的天、綠的草、白的云、彩的經幡,你如果想從中找到一點別樣的色彩,那一定是紅。

  

        緊鄰213國道的尕秀村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縣尕海鎮,這里的紅是由內而外的。

  

        54歲的貢保加經營的“央慶牧家樂”里,3間客房已經滿客。這個黝黑的藏族漢子搓著手,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六七八月是這里的旺季,每天人員都爆滿,光住宿我就能有2萬元的收入!”

  

        這曾經是貢保加不敢想的。2003年,貢保加一家住在尕秀村里,那時這里還是一個牧民自然聚居點,大家自行蓋房子,幾乎全村人都靠畜牧業過活。人們住得亂糟糟,路也變得臟兮兮,有時貢保加放牧回來晚了,只能在黑燈瞎火里摸索,一不小心就摔個泥跟頭。大家辛辛苦苦一年,收入卻剛夠吃飯。那時尕秀村家家戶戶面臨的困境是:力氣出了,生活的提升卻很有限。

  

        2017年,尕秀村開始探索產業轉型發展之路。尕海鎮黨委書記蘇奴東珠告訴我們,因為緊鄰國道且具有民族特色,尕秀村發展鄉村牧家樂具有天時地利的條件。鎮上先后投入6400萬元資金改造水電路等基礎設施,還統一規劃全村風貌,發展現代畜牧業和生態旅游業融合的“雙首位”產業。從2015年的5460元到2018年的9700元,尕秀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幾乎翻了一倍。

  

        在發展過程中,電力功不可沒。

  

        “以前亂糟糟的電桿不見了,變得整齊又干凈。更重要的是,現在各家各戶都裝上了3千瓦的光伏板,不僅能夠滿足各家生活和發展旅游的用電量,多余的電還能賣給國家電網。”蘇奴東珠說有兩件事讓他很感動:一是在前期基礎建設時,供電員工駐村4個月參與統一規劃建設,每天他還沒上班,供電員工就已經來了;二是供電員工定期為村民巡檢光伏板。“這本不是他們的義務,可他們卻十分上心。”蘇奴東珠說。

  

        碌曲縣供電公司副總經理孫曉剛告訴我們,尕秀村一年光伏上網電量約9萬千瓦時,每千瓦時電的上網電價是0.75元,依靠扶貧補貼,現在村里平均每年每戶的光伏收益就有2800~3200元。

  

        像尕秀村這樣因得到電力滋潤而蓬勃發展的藏族村落,在甘肅如雨后春筍般不斷出現。在深度貧困的甘肅藏區,供電公司還采取產業扶貧、教育扶貧、扶志扶智工程等措施,把窮根挖出來,把持續發展的種子種下去。截至2019年上半年,國網甘肅電力扶貧類光伏電站(含集中式光伏扶貧項目)累計并網容量87.2747萬千瓦,帶動貧困戶11.2萬戶,每年可產生穩定扶貧收益約3.36億元。

  

        哈達鋪鎮:千年旱碼頭產業升級的電力作為

  

        在紅軍長征著名的“加油站”里,哈達鋪鎮不容忽略。除了開倉放糧,當年這里的藥鋪為不少紅軍戰士看過病,還留下了“一把銅勺送中醫”的感人故事。

  

        千百年來,哈達鋪鎮一直都是遠近聞名的旱碼頭。甘肅的牛馬驢騾、中藥材、皮革等特產,經過此地,被長途販運到四川,而茶葉、鹽巴、絲綢、水煙等也會被販運回來。

  

        如今,哈達鋪鎮的中藥材行業依然繁盛。

  

        7月4日,在義興源中藥材專業合作社門前,一股濃郁的中藥材香氣撲面而來。一名中年男子把成捆的大黃放進轟轟作響的切片機,旁邊一名農婦有條不紊地手工挑選大黃切片,并將不合格的切片返工。

  

        社長趙李正做了10年藥材生意。“剛入行時,我們是把挖出的大黃、當歸直接賣,可這樣賣不上價錢。后來,我們學著把泥洗掉、皮去掉,利潤多了一些。現在,我們切片加工,價錢自然上來了。門口是我去年購置的切片機,自家倉庫里還有篩子機。”趙李正說。

  

        趙李正家里兩臺翠綠色的大家伙如果每天轟隆隆地開上6小時,每個月需交電費1000多元,但加工后的藥材價值卻翻了好幾倍。趙李正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大黃不加工每公斤賺2毛錢,粗加工切片后每公斤能賺5毛錢,每年純利潤能增加近20萬元。

  

        “現在電價降了,電費能用手機交了,供電公司的人還經常上門幫我檢查,我特別放心!”一般工商業電價降了,供電越來越可靠,趙李正打算再添置一臺小型皮帶輸送機,他說以后再也不用靠工人手提肩扛藥包來裝滿30噸的車了。趙李正是農村長大的孩子,過了30年的苦日子。現在,他體會到了奮斗的甜頭,對生活很滿足。

  

        像義興源這樣的藥材加工合作社在哈達鋪鎮有20多家。它們的發展還要在保證質量的情況下,降成本、拓銷路。

  

        隨著蘭渝鐵路的發展,走出哈達鋪鎮有了更便捷的選擇。以前,藥材外送只能靠大貨車,現在有貨運成本更低、速度更快的電氣化鐵路,哈達鋪鎮的中藥材賣到了更遠的地方,藥農的收入也增加不少。哈達鋪站附近的牽引變電站中2條110千伏出線都是為高鐵服務的,未來還將預留出一條35千伏出線。

  

        火車跑得快,經濟跑得快,都得靠電力帶。哈達鋪鎮——這個曾經的旱碼頭,近年來產業持續升級,強勁的電力仿若源源活水注入到革命老區的土地中,促進當地經濟持續增長。

  

        華池縣:能源基地安全生產的壓艙石

  

        華池縣南梁鎮是土地革命后期碩果僅存的革命根據地。新中國成立后,華池縣成為長慶油田的主產區,也是隴東能源基地的重要組成部分。

  

        夏季的隴東植被郁郁蔥蔥,長慶油田的采油區高高低低分布在黃土高原的塬上,從上空看像一艘航母時刻等待起航。這座巨型能源航母是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有限公司最大的盈利單位,也是華池縣最大的用電客戶之一。保障油田電力供應是當地供電公司的一件大事。

  

        長慶油田采油二廠華池作業區調控中心主任張宇新對供電服務贊不絕口。令他印象最深的是9年前一次暴雨后的供電搶修——2010年8月10日,罕見的暴雨襲擊了縣城,6小時時間雨量達到50毫米。“雨太大了,沖倒了十幾根電線桿,電停了,抽油機不動了,大家都非常著急。我們采油高度依賴電,停1個小時就要損失50萬元。”張宇新回憶起那天還心有余悸。

  

        當日,大雨沖毀了35千伏悅華石油專線十多根電桿。“必須要盡快解決供電問題!我們全員都到現場搶修了,一個也沒少。車子上不去山,導線又太重,只好十來個人分圈來背,硬是把一盤導線背上了山。我們用最快速度完成了搶修復電。”參與這次搶修的方勇至今記憶猶新。

  

        方勇是老紅軍方世祿的孫子,剛畢業時想去政府機關工作,于是懇求爺爺幫忙找路子。爺爺生氣地拒絕了他,講了讓他始終牢記的話:“干一行,愛一行,無論做什么,都會有人生的成就。”

  

        家風傳承讓方勇非常認同“人民電業為人民”這句話。從鄉鎮抄表員到縣供電公司分管營銷的副總經理,他深刻體會到供電公司一直在努力服務地方經濟、特別是在保障能源安全供應上發揮了壓艙石的作用。

  

        以前,慶陽的石油都是通過輸油管線送到外地煉化加工;現在,為了完善生產鏈,打造能源基地,慶陽石化公司將一部分原油就地煉化加工。2018年,慶陽石化公司上馬“三油一化”項目。從籌備開始,慶陽供電公司主動對接,了解客戶用電需求,提供定制化服務,把各項工作都做在客戶前面。不到兩個月,線路已能可靠供電,石化公司以最快速度投產。此外,慶陽供電公司還積極實施石油專線與公網聯合檢修,盡量壓縮停電時間,挖掘石油企業用電潛力。2019年上半年,長慶油田慶陽供電公司轄區用電量同比增加6053萬千瓦時。

  

        長征已過80多年,甘肅這片土地風貌變幻,長征精神在這里繼續傳承。

  

        國家電網甘肅電力(連心橋)共產黨員服務隊隊員們還在為尕秀村村民檢查光伏板。哈達鋪的當歸、黃芪通過高鐵賣到了更遠的地方。方勇服務的長慶油田還在源源不斷地為中國工業發展供給石油。方勇把爺爺的勛章珍藏得很好,他說會把爺爺長征的故事講給孩子們聽……

 

        稿件來源:《國家電網報》8月16日八版

相關鏈接
竞猜怎么玩